《论大丰长寿基因的养成》系列述评

  • 来源:大丰日报 马苏南 杨燕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24日16:51 浏览次数: 文章字号:
  • 转发微博:
  • 转发微博:

    编者按:有科学家表示,长寿是一种极其复杂的特性,不能用单一基因来解释。个体尚且如此,一个地区的长寿基因如何养成则更是一个大课题。“长寿之乡”不仅是全体民众健康长寿的标识,也是响亮而宝贵的无形资产,是一个地方幸福指数和文化软实力提升的有力印证,更是经济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

 

《论大丰长寿基因的养成》系列述评之一自然赋予和生态保护并行

已有研究显示,遗传因素对寿命的贡献只占25%,饮食、水质、空气等环境因素对寿命的影响更大。闻名世界的长寿之乡,如秘鲁的维尔卡旺巴、日本的立花等地,大多地处高寒地带或远离尘嚣、远离污染的“世外桃源”。我国的历次人口普查结果也表明,长寿者大都生活在海拔较高的山谷、人烟稀少的边疆。我国的几个知名长寿之乡——广西的巴马、湖北的钟祥、四川的乐山、辽宁的兴隆、新疆的克拉玛依,莫不如是。然而,地处长江中下游平原、临近工业发达地区的大丰却是个例外。也就是说,我区人口在长寿基因上,并没有占到多少“先天优势”。也正因为如此,我区的“长寿模板”才如此独特。

我们先来看大自然的赋予。我区拥有112公里海岸线,拥有滩涂面积1000多平方公里,另有辐射沙洲东沙岛1000多平方公里,原生态景色迷人。我区东临黄海,属北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四季分明,日照充足。但仅仅这些,显然不足以成为长寿之乡的环境立论。要知道,这样的地理位置和气候因素并不独特,老一辈人仍然记得“丑滩薄水”的日子。在这样的先天条件中生长出“长寿之乡”,必须要归功于我区几代人对生态环境的持续改善。我区的生态环境在逐年趋好,有数据佐证:去年全区空气质量优良天数达273天,新增成片造林1.65万亩,林木覆盖率27.5%,建成村庄绿化示范村12个。深化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4.1%。我区把盐碱地变成了花海,在湿地上建设世界上最大的麋鹿放养殖基地,在沿海种植大片绿色防护林。可以说,大丰人硬是给自己造出了一方绝佳的养生之地。记者认为,如果长寿基因是自然的赋予,我区能达到及格,但是对环境的保护和改造,则可以自豪地给自己打优秀。我区提出要把生态优势转化为发展红利,“长寿之乡”就是最大的红利。

长寿是幸福的反映。幸福有时候很简单,比如呼吸新鲜的空气。大丰沿海林场是一个“天然氧吧”,而且面积正在逐年扩大,随着绿化覆盖率大幅提高,一个布局合理、功能完善、繁花似锦的花园城市呼之欲出。幸福有时候很平凡,比如尝一口新鲜的食物。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区土肥雨沛,物产丰饶,以大米为主食,讲究菜品的多样、时令、新鲜,讲究原汁原味。从这个侧面足以证明我区出产的食材品质优秀。近年来,我区多个农产品获评国家地理标志,充分说明我区的水土适宜生长农作物,适宜人类生活。吃的是天然美味,呼吸的是清新空气,生活悠哉乐哉,身体倍棒,人就长寿。曾有人说:“原来濒危的麋鹿在大丰安家后,鹿群逐年壮大。这说明大丰宜居啊!这么挑剔的麋鹿都喜欢的地方,我们人类怎么可能不长寿呢?”

 

《论大丰长寿基因的养成》系列述评之二文化底蕴和养生精神互融

 

生活在大丰的幸福感,如果仅仅是来源于好空气、好水质还远远不够,这里悠远的文化底蕴和养生精神更是为我区长寿密码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区人杰地灵,是我国古老且最大的盐场之一。早在春秋时代,吴王阖闾就在苏北沿海发展盐业。元代两淮29场,其中就有我区境内的丁溪、小海、草堰、白驹、刘庄5场。 数百年前,范公堤畔盐场延绵数百里,支撑起国家财税的半壁江山。如今的大丰,到处都有古盐运集散地的相关遗迹,其间蕴藏着淮盐文化精华。生活虽然充满了艰辛,但世代盐民们却不乏粗犷豪放的文化。他们与天斗、与地斗,苦中作乐。白驹镇是古盐运河流经的地方,昔日商贾云集、经济繁华,孕育和传承出独特民风。当地有句俗语叫作“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劳作之余,喝早茶、听京戏、泡澡堂,都是当地群众喜好的“慢生活”方式。既能吃苦耐劳,又能劳逸结合、寻求生活乐趣,不失为劳动人民最简朴的养生之道。

我区还是刘少奇、陈毅、粟裕、黄克诚等老一辈革命家浴血奋战过的革命老区。如今,一个个感人至深红色历史故事仍在传承,不屈不挠的红色文化在这片大地根深蒂固。我们在对长寿老人的走访中,普遍感受到红色基因在他们身上的深深烙印。百岁共产党员沈月英,小小的身子骨里有无穷的能量。战争年代是活跃的“地下党”,解放后是能干的村干部,爽朗坚韧的她一直是一线的“铁娘子”。92岁的沈正清是一名抗战老兵,他的全身有24块子弹片,最大的一块有大拇指指甲盖大小。抗战老兵束华余去年迎来了100岁的生日,精神抖擞、生活规律,每天还要坚持劳动……对于他们而言,红色基因仿佛一剂强心针,正是这股历久弥坚的“精气神”帮助他们坦然面对生活磨砺、有效对抗衰老。

 “一方水土孕育一方人”,我区还是个典型的移民城市。我区境内最初的居民是盐丁和少量渔民,他们煮海为盐,鱼狩为食。明清时期,人口来自台州、兴化、高邮、江都、泰兴等地。民国初年,张謇来到大丰废灶兴垦,二三十年间从崇启等地迁徙来6万多人。解放初期,上海市和江苏农垦系统在我区兴办农场。文化大革命期间,两万多上海、苏州、无锡知青下放到我区。上个世纪90年代,我区先后三批安置重庆市云阳库区移民。如今,随着城市的进一步繁荣和发展,我区更是成为外来人口出入活跃的地方,一个宜居宜游宜业的城市。一次又一次的移民,构成了大丰人颇具内涵的精神特征,大丰人既有江淮盐民吃苦耐劳、心胸坦荡的特点,又有江浙沪一带人的精打细算、重亲情善学习的特点。这样包容、开放的文化底色也融入到大丰人的生活方式中。潜移默化之中,人们大多平实质朴而善于接受新鲜事物,勤劳精细又不失豁达开朗,在大丰人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祥和。盐文化、红色文化、移民文化等多元融合也成就了我区最具影响、最具活力、也最具深厚底蕴的人文品牌,这一道独有的文化密码,成为大丰人长寿的又一道养生秘诀。

 

《论大丰长寿基因的养成》系列述评之三经济发展和生活品质同建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人们都认为“长寿之乡”应该在经济欠发达地区。似乎只有工业滞后,经济发展缓慢,才能造就这些地方的原生态、宁静与祥和,才能助人长寿。但事实却并非完全如此。我区人口平均预期寿命为80.25岁,80岁以上老年人达到2.47万人,这表明我区长寿人口具有很强的持续性。同时,记者了解到,我区人口的平均预期寿命与经济发展可以说是同步提升。随着经济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口的平均寿命也在不断提高,这说明整体的预期寿命与经济相关。没有经济的快速发展,区域综合实力的不断增强,健康长寿只能是句空话或只能是个例,因为老年人的衣、食、住、行、养、学、医、乐等基本需要,都有赖于强大的经济保障。

近年来,全区医疗卫生、养老服务体系不断健全完善,社会保障水平显著提高。全区有公立医疗卫生计生机构43个,每千人拥有医生数2.9人。每千名老人拥有养老床位数38张,居家养老服务实现城乡全覆盖,1.53万名居家老人有了家庭医生。提起“老有所养”,我区的老年人都有切身感受。而这些巨大的民生投入背后,是经济发展带来的物质保障。我区处于经济发达的长三角区域,农村相对富足,生活条件较好,素有“金大丰”的美称。长期安逸的生活环境使我区人民的性格宽厚平和,并十分讲究生活品质。记者发现,长寿老人们大都性格坚强,知足长乐;他们大都生活在农村,吃自种蔬菜、豆类、米;几代同堂,其乐融融形成良好情感归宿。而良好的医疗保障和养老机制正让我区的长寿老人方阵快速扩大。

大丰人素来重视养生,清淡新鲜的饮食原则代代相传。除了饮食外,人们还保持着不少特殊的生活习惯和保健方法,这些方法由大丰人多年来的养生经验和生活智慧积累而成,并经过实践检验,俨然已被奉为“长寿秘笈”。“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大丰人喜欢用热水涤荡身心,养心润肺。我区近年来大力发展休闲养生产业,其实质就是提高生活品质。谁说只有到大山里才能享受安逸幸福的晚年生活?我区老年人的生活可谓丰富多彩。在绿意盎然的花园城市中,老者晨歌暮舞、恬然垂钓。快速发展的经济带来富足的生活,带来舒适便捷的环境,带来令人安心的保障体系。记者认为,经济发展和生活品质同建,正是大丰版“长寿之乡”的独到之处。在一个经济发达、环境迷人的地方安享幸福晚年,这是所有人的梦想。我们正一步步看着梦想照进现实。

 

《论大丰长寿基因的养成》系列述评之四传统孝道与道德新风互长

 

剖析大丰长寿基因的养成,除了宜居的生态环境、延年益寿的生活习俗、健全完善的保障体系之外,纯朴浓郁的尊老敬老风尚是绕不开的话题。

“和和的风亲吻着衣袖,美美的阳光也来牵手,迎着爽朗的欢笑不分童叟,快来一起走进长寿的源头……”歌曲《幸福长寿》描绘的幸福场景,成为西团镇众心村村民生活的真实写照。2012年,该村被盐城市民政局、盐城市老年协会命名为“盐城市第一个长寿村”。村里老人的生活滋润,村里建有健身房、健身广场、公园,村民们老有所乐;村里人崇尚和睦,村子是大“家”,谁家有困难村民齐帮忙,个人是小“家”,孝道传承蔚然成风。质朴的“人和”是这个村落的长寿秘诀。

今年85岁的陈汉成老有所为,他花了多年时间,一直着力编著大丰牛湾河一带陈氏族谱,近年来不少大丰在外人员回乡寻根都慕名而来。编撰族谱既是对历史的传承,更是对传统美德的延续。身为族里德高望重的长者,陈汉成将爱国、尚礼、孝道、廉洁等传统文化理念,通过一次次的家族活动传递给族里后辈。老人崇尚健康养生、反对吸烟,在他的倡导和劝说下,家族里数十个人无一人吸烟,家族内长寿者比比皆是。美德的“传承”是这个家族的长寿秘诀。

抗战老兵沈正清年近百岁,四世同堂的大家庭很是和睦。“抗战已融入我的骨血,我希望我的子孙和我一样,能用一生守护自己的国家。”沈正清一身正气,这是他对子孙的期望,也是他们的家风。红色文化的传承,言传身教的熏陶,父慈子孝的影响,沈正清保家卫国的梦想有了传承者,他的2个儿子和1个外孙分别入伍当兵。家风的“延续”是这位老人的长寿秘诀。

村民和谐了,则村庄繁荣;家族和谐了,则家族兴盛;家庭和睦了,则喜乐延年。放眼大丰,传统尊老孝道得到广泛传承。孝文化在小学德育中“生根开花”;各部门、各单位以及社会各界人士广泛开展尊老爱老宣传活动,慰问敬老院老人、居家老人;重阳节我区给每位百岁老人发放400元慰问金,春节给每位百岁老人发放1000元慰问金;连续多年,我区评选孝贤、孝老爱亲道德模范上百人次……可以说,敬老爱老在社会上蔚然成风,这也成为我区长寿老人增多的关键因素。

而从长寿群体的跟踪调查来看,家庭个体的建设也是重要的因素。几代同堂、受到儿女孝敬的老人,生活起居、衣食住行被照料得井井有条,更重要的是,几代同堂的老人享受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免于孤独之苦,能保持愉悦的心情和内心满足感,有利于延年益寿。近年来,我区大力开展家庭文明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发扬光大中华民族传统家庭美德,促进家庭和睦,促进亲人相亲相爱,促进下一代健康成长,促进老年人老有所养。一个个“家风故事”广为流传,像清香的甘泉滋润着一方百姓,家庭和谐至美,成为地方进步与兴盛的重要力量。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

【收藏此页】【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