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德英: 二两小酒里的闲适人生

  • 来源:大丰日报 胡勤荣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24日16:11 浏览次数: 文章字号:
  • 转发微博:
  • 转发微博:

61.jpg 

1028日,雨一直下着。西团镇北团村四组的一个平房里,充满着温馨。

房屋简陋却很干净,墙角里堆着几袋粮食。这是今年100岁的范德英的家。

听说记者来访,老人利索地起床,然后和记者拉起了家常。

和大多数的百岁老人一样,老人的脸上爬满皱纹,满头银发,但身体硬朗,也很健谈。

 “我现在就是眼睛不好使了,不然我自己用电饭煲做饭,不用麻烦孩子了。”老人告诉记者,几年前,她还能一个人跑到西团街上转转,有时还能到大丰街上看看。“我妈‘厉害’呢,前两天,她嫌百十斤的粮食袋子走路碍事,自己一个人从房间里拉到客厅。”一旁的四儿子陈寿桥打趣道。“我是怕老鼠吃。”听到这话,老人笑着。

在老人的记忆里,好日子都是苦出来的。黑瘦的手,如枯藤般突起的筋络,见证着老人百年走过的辛酸。范德英一生生育了八个子女,在那段艰苦的岁月,老人靠着勤劳的双手与坚忍,把子女抚养长大,并成家立业。“有人看我子女多,想要抱养,但一个我也舍不得。”老人说,最艰难的时候,穿麻布草鞋,吃皮糠蒿草,但看着孩子一个个活蹦乱跳的,心里就觉得踏实。

 “现在政府好呀,把我们这些老人都养起来,不愁吃穿。”历经百年沧桑,老人心中有杆秤。“我百岁生日那天,摆了二三十桌,政府部门送来慰问金,家里晚辈百十个全聚齐了。”老人最开心的,莫过于百岁寿宴,儿孙满堂,热闹非凡,酒都多喝了几杯。“现在我一天两顿酒,水饺能吃一大碗,想吃什么就去买什么。”区里、镇里、村里都有人关心自己,四个儿子又在身边,经常送好吃的,老人很是满足。

当然老人也有遗憾。老伴在六七年前走了。弟弟二十出头就在解放战争中牺牲了。自己的大儿子,80多岁时,先自己离世了。四儿子在过去挑河的时候,落下了腿疾,一直单身。一直来看望自己的老邻居季自庆也走了。在抗日战争年代,邻居季自庆参军打鬼子。一次在家门口的战斗中,季自庆受伤了,范德英把季自庆藏到了自家的床底下,最终躲过了敌人的搜捕,也由此结下了一辈子的亲情。这些年来,在江西工作的季自庆夫妇每次回老家,总要来看看她,可惜后来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说到这,老人不免嘘叹,眼睛有些湿润。

“我妈妈活到九十九,我现在过了一百岁生日,玄孙都有六七个了,要开心。”说着,老人看着在场的儿子媳妇,脸上充满着幸福的笑容。“你们都要长命百岁。”采访结束,这位坚强、豁达的老人也表示了深深的祝福。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

【收藏此页】【打印】